泰佛灵缘官网

泰北第一圣僧——古巴洗威猜

泰北第一圣僧——古巴洗威猜
浏览量:30 上传更新:2019-11-29

  古巴洗威猜出生于佛历2421年的6月11日,Lam Phun府的Baan Pang村庄。由于出生当日暴风骤雨、雷电交加,因此他的父亲给古巴洗威猜起了一个名字叫做Fa Long,意为“雷声”。

  古巴洗威猜很小便帮助家中干活,有一次在外放牧看到了苦行中的僧侣,并对其修行的意志发生兴趣,直到17岁时,来了一位名叫Kruba Gattaya的僧侣,说要在该村庄兴建一间佛庙,庙名为Wat Baan Pang。Kruba Sriwichai立刻恳求父母让他出家为沙弥,而父母也深表赞同。就此成为了小和尚。

  出家以后古巴洗威猜一样从基本的佛理、巴利文、禅定开始,到了21岁前往Wat Hong Luang,由Kruba SongMaNa帮其受俱足戒,得法名Phra Sriwichai Siriwichayo。

  自那以后,古巴洗威猜严以律己、严守戒律,余生皆只食用素食、也不抽烟,只对高深的法术修行充满兴趣。此外,周日忌吃冬瓜,周一忌吃西瓜,周二忌吃番茄,周三忌吃黄瓜,周四忌吃香蕉,周五忌吃藻类,周六忌吃杨桃。古巴洗威猜说过,只要僧人坚持这样的修行,定会帮助其修为更上一层楼的,同时还可调节身体的四行,即土、水、风、火。土代表了身体,水代表了血液,风代表呼吸,火代表精神。只要四行得到平衡,皮肤就会延缓老化,精神得到宁静。多年来古巴洗威猜始终如一地坚持着这个理念,有时候修行禅定与法术,半年多的时间内都是只吃水果的。

  古巴洗威猜的法门学自于不同的师父,起初的佛理与禅定是跟随入门受戒的师父Kruba SongMaNa学习的,一年后学成辞别戒师去Wat Doi Daen,跟随Kruba Upala学习了挡险的法门。

  三年后在佛历2444年的时候,Kruba Sriwichai收到家乡传来的急函,通传Kruba Sriwichai立刻回家乡,因庙主病急。当Kruba Sriwichai回去庙里探望庙主时,庙主叮嘱Kruba Sriwichai,他圆寂后,希望Kruba Sriwichai能够接任一切庙务。而Kruba Sriwichai也欣然接受,从此接任为庙主持。

  因当时数月后受到仙灵托梦告知附近的圣山顶端灵气很高、幽静、远离世俗、非常适合修行,便联合当地村民,用了一年的时间将寺庙迁移到了山顶,并将新建的寺庙命名为Wat Sidonchai Saimum Boon Duen,不过怀旧的村民们始终称呼这所寺庙为Wat Baan Pang。

  自那起,古巴洗威猜便会花大部分时间在这所寺庙内修行、普法、传道、授业。当时的泰国北部僧侣有着明显的法脉派系之说,与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属于奉兰纳法系的古巴洗威猜因为僧侣的背景就与当时当地的僧官,甚至说整个宗教议事厅的人有过不少信念上的冲突,受到了不少的约束。还因自己未学习考取僧侣等级资格证书而去帮别人受戒而被关起来。

  经过审理,陪审团觉得Kruba Sriwichai是无心之失,纯以为前庙主交代的庙务,权力包括戒师权一起主理。最后只对Kruba Sriwichai发出警告,不可在犯戒条,并释放Kruba Sriwichai。

  古巴洗威猜僧侣生涯可谓是丰功伟绩。经典的一个事迹莫过于在清迈修建素贴山的山道工程(也就是大家都熟知的清迈双龙寺)。当时清迈的城主以及当地信众特意邀请古巴洗威猜前往素贴山朝拜佛陀舍利塔,由于路途遥远,且道路崎岖必须要花上6个小时的时间才可到达,于是清迈城主就提议未来开通电缆线路直通佛塔,可是古巴洗威猜却认为修建一条道路将会是件更加合适的选择。当时泰国整个国家的经济都处于落后的状态,政府根本没有雄厚的财政支持去进行建设,而修路所需的资金庞大,特别还是路况艰难的山区低端花费就更加让人难以支出了。

  古巴洗威猜面对困境没有任何的退缩,正直当时的泰国也属于民主制度,信众对于这个提议非常的支持,得到了民众的支持,古巴洗威猜基本上已经把很多资金的问题就直接、间接地解决了。短短几天内响应古巴洗威猜的信众就达到了一千人以上,很多还是来自于缅甸地区的僧侣。

  劳动力的问题解决了,在佛历2477年的11月9日,清迈城主主持破土仪式,素贴山山路的工程正式拉开序幕。朴实的泰国人民用当时较为落后的方式开山辟地、披荆斩棘,缓慢地开发着这条山道,每天都有两三百人日夜不停息地进行着挖掘与铺建。

  终于历时5个月22天的时间,修建好了这条长达11公里的素贴山山路。由于开山的很多劳动力实际上都是古巴洗威猜的信众,参与此盛举完全也是看在古巴洗威猜的面子上,事后便有众多的人们提议跟随古巴洗威猜回到Wat Bann Pang,并恳求古巴洗威猜能够帮助他们受戒。后来古巴洗威猜便接受善信的恳求举行了一次盛大的受戒仪式,帮助数百位参与开山的善信剃度。可能是出于嫉妒吧,当时清迈的僧官极为震怒,将此事告到了曼谷的宗教议事厅,责令古巴洗威猜前往曼谷受审,不过当时虽然古巴洗威猜没有考取过任何的僧人资格,但实际上在泰北已经是家其实喻户晓了,加上种种的丰功伟绩,所以还是被绝大多数的佛教界人士认同的。

  在古巴洗威猜到达曼谷火车站的时候,当时的僧王都是亲自前往迎接古巴洗威猜的,后来宗教议事厅的决议也是偏向古巴洗威猜这一边的,无罪释放自然也是顺理成章的。不过宗教议事厅也令古巴洗威猜必须在曼谷进行考试成为正式的戒师才可继续为信众受戒。经过了6个月17天的努力,古巴洗威猜终於在Wat Benjabopit考取了这个资格,也算是几经波折了。而实际上虽然古巴洗威猜接受了佛教界的建议,但其实自己心里还是有所排斥这种形式主义的教条的,后来在回到自己府内的时候便跟自己的徒弟们说,自己从今以后绝不会再踏入清迈府内,除非清迈内的大河咩喃滨河水逆行才会回去。

  古巴洗威猜一生都在不断地为民造福中,府内无数个县城及村落都曾受到高僧的恩赐。直至佛历2451年,古巴洗威猜已经在府内修建了超过200所的寺庙,修定了超过3000册经叶制成的大藏经文,募捐造福于百姓的善款超过了百万泰铢,相当于现在的几亿泰铢了。而古巴洗威猜的家人其实完全没有在他的光环下享受过任何特殊的待遇,他的父母一直都居住在家中早就盖好的小木屋里,这也显示了古巴洗威猜完全把做善事放在自己修行的第一位,自我牺牲的精神不但让家人认同,更多地则显示在善信对他的虔诚,当时每天都有数百名来自各地的善信参拜高僧,希望得到古巴洗威猜的祝福。

  辛劳的僧侣生活让古巴洗威猜积劳成疾,为了能够为更多的善信祝福,古巴洗威猜坚持着自己的信仰,用瘦弱的身躯加上强大的精神力量向不同的人们给予了他的慈悲。

  最终,古巴洗威猜病倒在床上,于佛历2481年的2月20日,一个暴风骤雨的夜里,好像有预感将有不寻常的事要发生。果然于凌晨五时,Kruba Sriwichai就这样悄悄的离开尘世,圆寂于Wat Baan Pang,享年60岁9个月11天。

  再后来,高僧遗体在Wat Baan Pang供善信参拜了三年之久,又于佛历2489年的3月21日,得泰皇主导仪式,受御赐圣火火化遗体,并将火化后的骨灰分成了几部分,有些珍藏于不同寺庙的舍利塔内,有些则直接制成了佛牌结缘给了对寺庙做出重大贡献的善信们。

  高僧古巴洗威猜的一生是值得歌颂的,他凭借自己的修行与法力被广大的善信尊为泰北第一高僧,其实际的社会地位绝不比当时九大圣僧中的任何一位要差,而古巴洗威猜的法力更是不在九大圣僧龙婆蜀之下的一位传奇名师。

  虽然圣僧已经不在了,但他的神迹仍在发生。就在Kruba Sriwichai圆寂不久后,清迈的城主为了感激圣僧的奉献,特地从曼谷订制了一尊两米多高的Kruba Sriwichai站立金身,想要安置在素贴山上,以表扬圣僧修路的功绩。

  本身古巴洗威猜曾被泰北的善信称为国宝级别的圣僧,在泰国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南有龙婆托,北有古巴洗威猜”,龙婆托我们都知道,在泰国人民心中的地位。相当于我们国家的观士音菩萨,是最受尊敬和爱戴的一位高僧,古巴洗威猜师傅虽然被流传的少,但其地位同样也是很高的,人们为了纪念这位对当地有着极大贡献的大德,曾多次出版古巴洗威猜高僧法相的邮票、流通甚广,而且泰北很多的家庭里面还会供奉这位高僧的自身像,当我们去到泰北问起当地的佛教徒,有关Kruba Sriwichai圣僧时,信众们都会双手合十的朝天拜,衷心地赞颂这位圣僧。基本来说人们一听到你问起古巴洗威猜就会有很多话题愿意与你分享,其名望在当时是绝对家喻户晓的。

上一篇:没有了

联系我们

深圳市泰佛灵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联系人:泰佛灵缘

微信:tfly26

电话:400-806-7238

网址:www.fopaiwang.com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横岗街道大运软件小镇22栋201